超级快三

                                                                      来源:超级快三
                                                                      发稿时间:2020-08-09 07:08:35

                                                                      发言人说,Facebook的服务营运必须受美国法例约束,也可能因应不同情况而采取相应的合规措施。美国政府对个人所下达的制裁及可能对其社交媒体账号所造成的影响也未必完全相同。

                                                                      继脸书之后,社交媒体平台推特8月6日也宣布对中、俄等主流媒体账号添加“国家控制”、“官媒”等标签,并限制其内容推广。

                                                                      首先是言论自由。TikTok上的内容虽然参差不齐,但那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平台——这也是它与不少其他社交媒体应用有差异的地方。TikTok上自然会有靠嘲讽特朗普吸粉以及搅乱特朗普集会的人,但特朗普政府若是封杀TikTok,实质上是对美国言论自由赤裸裸的挑战,至少是在因特网上。任何互联网公司都可能因为拥有用户信息被认定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被封禁——特朗普之前不是已经想对推特动手了么。

                                                                      脸书负责人扎克伯格去年11月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时究竟聊了什么,有没有双方默认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可很显然扎克伯格已经为特朗普在其平台做政治广告(有的时候甚至是传播不实内容)提供了便利,而特朗普如果要禁TikTok,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也是脸书,因为脸书旗下的类TikTok平台Reels即将推出。以行政命令帮助大公司更方便地进行垄断,可谓是鲜明的反市场行为。

                                                                      除了在美国社会中寻找盟友(尤其是在意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的社会组织)外,可能需要依次针对以上提到的来自三方面压力具体的回应。

                                                                      因为这样的揣测,双方都想去除这样的潜在的隐患。这也是为什么就在特朗普宣布对两家公司的行政令前几小时,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了一项禁止任何人在政府发放的电子设备上下载TikTok的禁令,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TikTok有错。

                                                                      对立法体系而言,游说显然是较好的方式。就连美国的一些医院都要靠雇前政客游说方能在应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获得所需的资源。在危机时刻,TikTok尤为需要有了解华盛顿盘根错节势力并能施加影响力的说客。而这些说客一般来说给的价格足够高,让其做得足够低调,自然能取得一定的进展。对于TikTok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之前很可能已经雇佣了一些游说集团,现在可能需要适当加码。

                                                                      这种以己度人的态度,让他们觉得任何掌握美国人大数据、了解美国民众尤其是选民的喜好以及行为的公司都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挑战,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只因为美国自己就是这样干的。

                                                                      第二层压力来自于美国的官僚体系,尤其是和信息安全相关的政府部门。

                                                                      大量参与地缘政治和外交事务的政府账号;国家控制的媒体实体;与国家控制的媒体实体有关的个人,如编辑或知名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