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排列3

                                                  来源:1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8 20:41:25

                                                  8月7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周恒的家中,见到了周恒的母亲江翠兰、前夫李杰。记者在江翠兰和周恒的微信记录中看到,5月25日早上8点03分,江翠兰再次拨打了女儿的视频电话,却显示对方无应答。4分钟后,8点07分,周恒发送一句文字回复,内容为“等下,我在外头办事”。

                                                  “我不知道周恒的ID密码,哎!”如今,距离周恒在菲律宾失联,已经过去74天了。周恒究竟在哪里?

                                                  而这一情况,也是李杰通过朋友才得知的。“可能还是在博彩公司做客服。”李杰推断。周恒失联后,也确有两个自称是周恒所在公司的人事主管、室友加过江翠兰的微信,询问周恒是否回家。而这两个人都称自己并不清楚周恒的下落,随后不再理会江翠兰,甚至将其拉黑。

                                                  周恒失联当天,两次用文字回复母亲

                                                  失联期间,有三名自称是同事、室友、招工者的陌生微信联系上周恒母亲,询问周是否回家,后无下文。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64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305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减少2例。

                                                  这句回复后,在此后的70多天里,母亲江翠兰再也联系不上女儿,视频电话始终无法接通,发送消息不回,电话关机,朋友圈也屏蔽了。

                                                  8月8日午间,凯里市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通过电话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应: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照片中女子不是志愿者,应该是正好在那里休息的市民。

                                                  “可能那个时候,手机已经不在我女儿身上了。”江翠兰如此猜测。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凯里当地目前正在推动全国文明城市创建工作。8月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9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35例(上海18例,山东4例,四川4例,广东3例,陕西3例,辽宁2例,浙江1例),本土病例14例(均在新疆);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在上海)。